【六大專項】他在現場
  羊城晚報記者 張璐瑤
  》》開欄語
  今年4月,在廣東,廣東省公安廳組織開展以打擊整治涉毒、涉黃賭、涉食藥假、涉電信詐騙及銀行卡、涉車、涉槍犯罪的“六大專項”行動。
  密集的新聞發佈會、一次又一次的戰果展示、不斷上升的破案數、抓獲嫌疑人數、繳獲毒品數、槍支數……讓無數人為之振奮、鼓舞。一次次的新聞報道里,人們關註於驚人的數字、離奇的案件。
  對群眾來說,這是好事情;對廣東15萬公安民警來說,這些不過是穿上這身警服後應該承擔起的責任。
  今天,羊城晚報與廣東省公安廳合作推出“六大專項·他在現場”專欄。希望人們記得,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在一線蹲守,忍得疲勞饑餓,流過汗、流過血,無數次與窮凶極惡之徒面對面搏鬥,有人付出了時間,有人付出了健康,有人付出了生命。他們的努力和犧牲,才換得我們平安。
  我們想以筆下文字留下他們戰鬥的身影,可其中的多數人,卻因工作原因,甚至不能向公眾露出一個正臉。
  這樣一群人,值得我們謹記、感恩在心。
  直面喪心病狂的毒販槍販,追逃、蹲點、抓捕……不到兩年瘦了近50斤。請看刑警黃廣惠講述自己與戰友們驚心動魄的經歷
  兩年前,當了14年警察的黃廣惠還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與毒、槍和喪心病狂的毒販、槍販打交道。2013年2月,黃廣惠從惠州市公安局指揮調度科調到惠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反黑大隊,任副大隊長。
  今年4月,廣東公安機關“六大專項”行動開展後,黃廣惠所在的反黑大隊主要擔負起打擊涉槍犯罪的任務。
  追捕亡命之徒,黃廣惠也常後怕,他已記不清有多少次,他把嫌犯制服了,卻在嫌犯的身上或住處搜出槍支彈葯。
  “每次出去,我把我的命交給我的兄弟,我的兄弟也把他們的命交給我,希望我和我的兄弟都不會出事。”黃廣惠有些感慨地跟記者說。
  常常逮住嫌犯搜出槍
  此前14年,黃廣惠都是在機關工作,主動要求調到反黑大隊後,近一年裡,他的體重直線下降,瘦了快50斤。
  “說到槍,誰不怕呢?”黃廣惠笑著說。這一年多,他經歷了很多以前僅聽過,從沒經歷過也從沒想過的危險。
  他告訴記者:“自從身披警服、頭頂國徽,宣告成為人民警察的那一刻起,我就希望做一個有血有肉、敢打敢拼的男子漢,就要做男子漢應該做的事。”
  當刑警,他的生活聽起來更刺激。要追逃,追著嫌犯跑,一跑就是幾天甚至十幾天。要蹲點,一守就是十多個小時,常被蚊蟲咬得滿身是包。要抓人,面對了不知多少毒販、槍販,常抓了人後在嫌犯身上搜出槍支……
  今年5月12日,在惠州市惠陽區新墟鎮新聯村的一棟出租屋樓下,黃廣惠和同事們發現了一處非法製造槍支配件的工廠,並將其搗毀,當場抓獲非法製造槍支犯罪嫌疑人張某規、邱某,查獲疑似槍支配件77類,共7.5萬多件。黃廣惠告訴記者,事後他們把查獲的槍支配件送檢發現,這些配件都可組裝成具有殺傷力的氣槍或仿真槍。為了守候嫌疑人,他和隊友在工廠附近的農村樹林里蹲守了數個小時,被蚊蟲咬得渾身是包也不敢亂動。
  而這些,從他成為刑警的那天起,就已是工作常態。
  今年8月19日下午,他帶隊在惠州惠陽區新墟鎮的一家咖啡廳抓獲涉嫌非法製造槍支的犯罪嫌疑人張某均,併在其住處搜出一支仿美式禿鷹氣槍,還有氣槍零配件一批、氣槍鉛彈109顆、製造氣槍鉛彈的工具一套。
  當晚9時多,他又帶人馬不停蹄地趕到惠州大亞灣西區另一名嫌疑人嚴某威的住處“守株待兔”。8月夏夜下起了小雨,淋了近5個小時的雨,次日凌晨2時多,嚴某威終於出現。他開車回到家,正在下車時,黃廣惠衝上去將其抓獲,當場在其住處三樓雜物房內繳獲自製氣槍一支、鉛彈1738發,製造氣槍的零配件和工具一批。
  “生死時速”抓毒販
  今年11月20日晚,黃廣惠接到支隊長的一個電話便匆匆趕回。到了支隊,他才知道,自己要配合抓捕一個惠東籍制販毒團夥。當晚,僅惠州警方就出動了350餘人。
  黃廣惠負責帶一隊機動小組,準備隨時應對突發情況。次日早上5時左右,他接到任務:到惠東縣白花鎮支援抓捕。
  在白花鎮的一棟民房下,嫌疑人的車輛被抓捕組發現,黃廣惠趕到後將車停在附近,其他幾輛抓捕車輛也停在嫌疑車輛周圍,堵住其去路。早上7時多,兩嫌疑人從民房裡走出,車上有預先準備好的毒品,他們準備在車上交易。他們剛一上車,守候的民警立馬撲上去,不料嫌疑人快速啟動車輛,猛地轉了一個圈,撞開堵在前方的兩臺車,奪路而逃。
  黃廣惠馬上開車追上。在他之前,一輛抓捕車已經緊追嫌疑車輛而去,黃廣惠跟在第二位,後面還有幾輛抓捕車緊跟。
  一路上,疾馳的車輛在狹窄的鄉道上揚起厚厚塵煙,路上煙塵滾滾。很快,黃廣惠前面的追捕車便不見了,他趕緊給其他兄弟打電話問情況,回覆卻讓他心裡一緊。“另一組的兄弟告訴我,最前面那輛抓捕車跟丟了。”
  黃廣惠覺得有些不妙,隊里的幾個刑警兄弟都在最前面那輛抓捕車上,可別出什麼事才好。他趕緊給那輛車上的兄弟打電話,沒人接。
  “我心裡很不安,那時能開多快就開多快。”黃廣惠回憶。就這樣狂飆了大概七八公里,跟著黃廣惠後面一輛抓捕車上的一名特警給他打了個電話說:“遇到交通事故了。”
  特警匆匆掛了電話,黃廣惠頓時緊張起來,“我在想,兄弟千萬不要出事。”
  他猛踩一腳油門往前衝去,同時立即給其他組打電話,請求增援。鄉道上的塵土已經瀰漫了視線,待他衝出塵土,便看見前方山邊在冒煙。他趕緊趕到現場才發現,原來是嫌疑車輛車速過快失控飛出去了,兩名嫌犯當場昏厥。
  他一直擔心的兄弟們正在忙著處理現場,把受傷的嫌犯從車裡拖出來救治。由於嫌犯車速飛快,他們根本顧不得接電話,只顧開車狂追,時速直逼200公里。
  看到兄弟們沒事,黃廣惠懸著的一顆心才落了地。
  “神出鬼沒”愧對兒子
  黃廣惠告訴記者,這樣的追擊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有時為了追一個嫌犯,他連著幾天幾夜不著家。“經常是這個事沒完下個事又來了,隨時都要緊繃著一根弦。”不到兩年,他像變了一個人,瘦了一大圈不說,還因常通宵辦案收穫了一對黑眼圈,與家人團聚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對於黃廣惠還在上小學的兒子來說,父親自從當了刑警,就得“神出鬼沒”起來。經常不知道什麼時候,爸爸就突然接到任務出去了,再回來時,或許是深夜,或許天剛亮。為了不驚醒熟睡中的家人,黃廣惠常在一個通宵過後回家匆匆沖個涼便睡著了,待他醒來,家人已經是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等到家人回來,他又已經在執行任務的路上。
  坐過機關,當過刑警,也看多了別人的生死,他告訴記者,自己並不後悔當初的選擇,他要做一個男子漢該做的事情。而對於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兒子來說,黃廣惠還是希望自己能多花點時間陪陪他。
  “現在我最怕周末,一到周五,別人都很高興,我卻可能又有任務,覺得很愧對兒子。”黃廣惠說。
  今年國慶,他連上了5天班。他也想帶兒子出去玩玩,卻最多能抽空陪兒子打場球。
  更多時候是,他終於完成一次抓捕或審完一個嫌犯,回到家,已是深夜,洗去一身疲憊來到兒子床前,兒子卻早已睡著。於是,他翻開兒子床頭的作業本,在兒子的睡夢中,開始履行警察職責之外做為一個父親的職責——檢查作業。
  “檢查完,我會給他留一個字條,這是我們的交流方式。”黃廣惠笑著說。
  張璐瑤  (原標題:每次追緝匪徒都把生命托付“兄弟”)
創作者介紹

檯布

xw88xwjn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